嘉兴的优美与壮美_光明网

嘉兴的优美与壮美_光明网
作者:单三娅(光明日报原高级记者)  嘉兴,这片长江中下游三角洲的富庶之地,自古以秀丽而闻名于天下。然而百年前,历史造就了一个伟大事件,在这里标上了中国现代史上一个浓重的惊叹号。于是,这个优美的江南之地,便又着上了浓重壮美的红色!  我怀着朝圣的心情,与报界同仁来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的地方。嘉兴南湖烟雨楼万福桥边,正是那个一大会址——红船。它不过是南湖上一条普通的画舫,但是百年前的那一天,一群播火者上了船,成立了一个要改变中国的政党,确立了党的名称、纲领、章程。开天辟地,惊涛骇浪,一个待救的民族被载动了,走向了新的希望。百年之后,这艘小船,已成大江巨轮,引领着中国与世界的再造。  我们乘上游船,滑过波光潋滟的古运河向南湖驶去,穿过秀水、秀城、秀州三道桥,“秀”冠三桥,正是整个嘉兴的写照。近处看去,湖心岛绿枝摇曳,满是春色;转头一瞥,两岸人家,精致整洁,岁月静好;远方望去,是绿荫簇拥的博物馆、图书馆、体育场、大剧院。近十多年,走到祖国大地任何地方,都呈现着光鲜景象,小康城乡,崭新发展,喜人模样,再没有过往的艰窘与吃力了。而嘉兴则更有自己独特的江南秀色与百年荣光。  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中,嘉兴得到了快速进步,标志之一,就是城乡融合的试验区建设。在凤桥镇联丰村王祥里,我们见到的是白墙黑瓦、田野平畴、河道清幽、宜居舒适的新农村美景,“画屋芦花净,红桥柳树深”,这不就是多少年来人们所追求的田园生活吗?说是不少城里人喜欢来这里度假,享受农家美食和诗情画意呢。王江泾镇莲泗荡的江南网船会,已有百多年历史,是运河水系渔民联络亲友、商品往来的水上庙会。我们没能赶上传说中的人声嘈杂、渔船云集、旗幡如海的热闹景象,但是通过想象已是如临胜境了。沿着长长的河边集市,我们停停看看问问,不时为当地人出售的竹编、糕饼、玩具、炊具所诱惑,细细一看,东西还真不差,远不似改革开放初期城乡接合部的商品那般粗糙。贫困落后正在向我们挥手离去,农村的生活质量上了台阶,吃的用的,都跟城里差不多了。更可喜的是,商家不拉客不推销,笑脸相迎,买卖从容。我驻足品尝梨膏糖,一粒入嘴,味道浓郁,十元一大包,欣然入手。  边看边想。嘉兴自是江南优美地,但是在国弊民穷的时代,怕也是“绿水青山枉自多”吧!正如方志敏烈士所说:“啊!我们的母亲太可怜了,一个天生的丽人,现在却变成叫化的婆子!”小时读《可爱的中国》,被文中深重的笔触所笼罩,我这个小女生竟然生出一种痛彻骨髓的惊悚,好像被一群坏人包围着。正是由于对祖国母亲的爱之切痛之深,先辈们走向了一条漫长而艰难的救国救民之路。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时候,虽然风帆已经高挂,方向已经确定,但是坚冰未破,路在何方?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什么?分歧太多,一切都没有现成的答案,一切都有待中国共产党人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去摸索、去回答。中国是一个大主题,国家太大,灾难太重,成事太难,除了一代代人接续努力接续探求,付出巨大牺牲,别无他途。  秀洲区油车港镇的农民画是嘉兴的一个亮丽名片。在合心村有“十姐妹团队”,她们以原生态和现代笔法结合,质朴地歌颂新生活和党的恩情。闻名乡里的栖真村的缪惠新,曾被评为“亚洲十大艺术家”。在胜丰村,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张金泉向我们展示了他正在创作的“画说党史一百年”长卷,他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画起,从南湖启航、第一次国共合作到南昌起义、八七会议、秋收起义、井冈山会师、古田会议、遵义会议……党史上的大事件他竟一个不落,众多人物笔笔清晰。色彩鲜明,气韵生动,令人惊叹!  坐上轨道火车,行进在油车港镇银杏天鹅湖园区,但见车厢外银杏排排闪过,黑天鹅在湖面上悠然自得地徜徉。一位年轻姑娘给我们讲述着这里的现状和未来,她小巧伶俐,口齿清晰,充满自信,有问必答,引起了我对她的兴趣,一问她叫沈甜,竟是90后,原来她并不是什么引导员讲解员,而是镇上的宣传委员,是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年轻干部。她说每天从嘉兴开车来到镇上上班。看得出来,她热爱并胜任这份使她开阔视野并得到锻炼的工作。新貌新人新景,美在嘉兴,希望在嘉兴。  王江泾镇靠近运河的陶仓,早年曾是一个大家族的庄园,现在原址建设了理想村。理想理想,自然是吸引年轻人放飞理想的地方。拱顶结构的红砖墙上,写着“热血乡村,追梦赤子”八个大字,青春的召唤扑面而来。咖啡馆内,微信支付,从忙碌的创业者手中接过一杯烫手的卡布其诺,浏览着分层而放的图书,望着玻璃墙外的大片原野,与友人热烈地畅谈。在这惬意而又灵动的时尚氛围中,你可以感觉到,这里就是年轻人挥洒他们的想象力,实现他们青春梦想的沃土。  中国共产主义先行者李大钊27岁时激昂地写下《青春》一文:“冲决历史之桎梏,涤荡历史之积秽,新造民族之生命,挽回民族之青春。”35岁的方志敏在狱中写下这样的句子:“朋友,我相信,到那时,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,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,欢歌将代替了悲叹,笑脸将代替了哭脸,富裕将代替了贫穷,康健将代替了疾苦,智慧将代替了愚昧,友爱将代替了仇杀,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,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!这时,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地立在人类的面前,而生育我们的母亲,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,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。”这一切的一切,难道不是都在我们的眼前成了现实吗?如同先驱者们一样年轻的中国青年们,又在为新的理想奋斗着。如果说,一个人,百岁已是衰老,那么一个政党、一个民族,却仍可年轻,因为,它有代代青年补充新的血脉,注入新的活力,焕发新的青春!  我常常独怆然而涕下,为先驱者,为先驱者们为祖国和人民所受的苦难,为他们为后人所做的牺牲。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民族的伟大复兴,也比任何时候都更怀念为今天作出贡献的先驱者。  一艘红船驶过百年,一面旗帜扛了百年,一曲壮歌唱了百年!五千多年的中华历史可有差可比肩的奇迹?一切的奋斗都有了回报,一切的牺牲都迎来了子孙后代的福祉!  嘉兴,一个优美的城市,一个壮美的城市。一座因初心而伟大、因使命而动人的丰碑。它的优美是它的自在,它的壮美是它传递给我们的力量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1年06月04日?13版)